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被冤枉的滋味你不懂

2019-08-08 点击:1120

  圣天是梦一教的幼儿班的小朋友,是梦一最喜欢的宝贝。班级里另一个梦一的心头肉,是思琪。

  思琪小小瘦瘦的,柔声细语的,总是默默的跟在梦一身后,像个小跟屁虫,从来不哭不闹;圣天却像个圆滚滚的小肉球,白白胖胖,始终笑咪咪的,时常跟梦一撒娇,伸出圆滚滚的小胳膊来求抱抱。梦一常跟好友开玩笑说,圣天看起来像自己的亲儿子,有机会要去跟圣天的父母说,认圣天当自己的干儿子。有这样的小人儿在身边,日子总是乐呵呵的,梦一时常感慨,做个幼师就是好,总能跟天真的娃娃在一起,轻松又惬意。

  这一切,止步于半年前的那次地震。

  那天,梦一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教小朋友们跳舞。蹦蹦跳跳间,猛然觉得天旋地转。出于本能的蹲下,依然觉得地动山摇。眼看着面前的孩子们一个个东倒西歪,心里想的是思琪和圣天在哪。思琪这个小跟屁虫此时就在梦一身边,梦一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往门口跑去。三步两步跑到门口,想到圣天还在教室里,便一把将思琪推到了教室外面的院子里。最后回头的一瞬间,看见圣天被生活老师护在怀里,圣天那大大的眼睛惊恐的睁睁看着自己。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
  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梦一虽然被倒下的书架砸晕了过去,万幸的是昏迷了四五天之后,并无大碍。只是,在那之后时常梦见圣天最后看自己的情景,每次都会从圣天惊恐的眼神中惊醒。

  这次地震,让县城中的6000多人失去生命,其中就包括了思琪和圣天的父母。

  半年来,梦一多方打听,希望能有关于圣天的消息,她始终觉得对不起圣天。逢人就问:

  “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,白白净净,胖乎乎的。

  眼睛大大的,地震那天穿着蓝白相间的海军服?

  他叫圣天,齐天大圣的意思。原本跟彩虹幼儿园的张老师在一起来着……”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别说是圣天,就连张老师,大家也都没见过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……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人告诉梦一关于圣天的准确消息。说是震后新成立的爱心孤儿院中,好像看到过这样一个男孩。

  梦一连夜赶到了这个130多公里以外的孤儿院,在孤儿院门口等到天亮。好不容易见到院长,一个精明的40多岁瘦瘦的女人。听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:

  “哦~你就是那个地震中假装吓晕的老师呀。

  现在还来假装找之前班里的孩子?

  听说其实是你自己亲儿子?

  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要的妈妈,还有资格当幼师?

  我这儿没你要找的人。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。”

  半年了,这样的话语不绝于耳,各种版本梦一都听过了。流言蜚语越传越离谱,梦一从不辩解什么。想着,“只要能找到圣天,我就是他的亲妈妈”。

  软磨硬泡大半天,院长终于答应让梦一在孤儿院里找找到底有没有圣天。

  梦一激动得连给院长鞠了好几个90度躬。院长也只无奈的点了点头,就让两个人带着梦一去院里转转找找看。

  梦一跟着两个院里的老师,走在爱心孤儿院的走廊里。两边挂满了被救助小朋友的照片。一张张照片看过去,多希望能看到圣天那熟悉的眼神出现在照片中,可找了半天,并没有圣天的影子……眼泪噼里啪啦的掉,胸前的衣服上被眼泪滴出一条条的泪痕。嘴里喃喃的念叨着

  “你们这些照片不全吧?

 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圣天的小男孩呢?

  眼睛大大的,很好认的。”

  两个老师耐不过梦一,也委实看她可怜,便让她到班级里仔细找找看……

  结果依然没有什么改变……

  梦一无望的喊着“圣天,你到底在哪?……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梦一从梦中惊醒,看着旁边哭成泪人的圣天和思琪。小手直拍梦一的脸,梦一一把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。低声安抚道“不怕,不怕,有妈妈在呢……”。

  1

  96

  乐文326

  2019.07.27 13:39*

  字数 1403

  圣天是梦一教的幼儿班的小朋友,是梦一最喜欢的宝贝。班级里另一个梦一的心头肉,是思琪。

  思琪小小瘦瘦的,柔声细语的,总是默默的跟在梦一身后,像个小跟屁虫,从来不哭不闹;圣天却像个圆滚滚的小肉球,白白胖胖,始终笑咪咪的,时常跟梦一撒娇,伸出圆滚滚的小胳膊来求抱抱。梦一常跟好友开玩笑说,圣天看起来像自己的亲儿子,有机会要去跟圣天的父母说,认圣天当自己的干儿子。有这样的小人儿在身边,日子总是乐呵呵的,梦一时常感慨,做个幼师就是好,总能跟天真的娃娃在一起,轻松又惬意。

  这一切,止步于半年前的那次地震。

  那天,梦一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教小朋友们跳舞。蹦蹦跳跳间,猛然觉得天旋地转。出于本能的蹲下,依然觉得地动山摇。眼看着面前的孩子们一个个东倒西歪,心里想的是思琪和圣天在哪。思琪这个小跟屁虫此时就在梦一身边,梦一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往门口跑去。三步两步跑到门口,想到圣天还在教室里,便一把将思琪推到了教室外面的院子里。最后回头的一瞬间,看见圣天被生活老师护在怀里,圣天那大大的眼睛惊恐的睁睁看着自己。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
  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梦一虽然被倒下的书架砸晕了过去,万幸的是昏迷了四五天之后,并无大碍。只是,在那之后时常梦见圣天最后看自己的情景,每次都会从圣天惊恐的眼神中惊醒。

  这次地震,让县城中的6000多人失去生命,其中就包括了思琪和圣天的父母。

  半年来,梦一多方打听,希望能有关于圣天的消息,她始终觉得对不起圣天。逢人就问:

  “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,白白净净,胖乎乎的。

  眼睛大大的,地震那天穿着蓝白相间的海军服?

  他叫圣天,齐天大圣的意思。原本跟彩虹幼儿园的张老师在一起来着……”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别说是圣天,就连张老师,大家也都没见过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……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人告诉梦一关于圣天的准确消息。说是震后新成立的爱心孤儿院中,好像看到过这样一个男孩。

  梦一连夜赶到了这个130多公里以外的孤儿院,在孤儿院门口等到天亮。好不容易见到院长,一个精明的40多岁瘦瘦的女人。听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:

  “哦~你就是那个地震中假装吓晕的老师呀。

  现在还来假装找之前班里的孩子?

  听说其实是你自己亲儿子?

  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要的妈妈,还有资格当幼师?

  我这儿没你要找的人。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。”

  半年了,这样的话语不绝于耳,各种版本梦一都听过了。流言蜚语越传越离谱,梦一从不辩解什么。想着,“只要能找到圣天,我就是他的亲妈妈”。

  软磨硬泡大半天,院长终于答应让梦一在孤儿院里找找到底有没有圣天。

  梦一激动得连给院长鞠了好几个90度躬。院长也只无奈的点了点头,就让两个人带着梦一去院里转转找找看。

  梦一跟着两个院里的老师,走在爱心孤儿院的走廊里。两边挂满了被救助小朋友的照片。一张张照片看过去,多希望能看到圣天那熟悉的眼神出现在照片中,可找了半天,并没有圣天的影子……眼泪噼里啪啦的掉,胸前的衣服上被眼泪滴出一条条的泪痕。嘴里喃喃的念叨着

  “你们这些照片不全吧?

 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圣天的小男孩呢?

  眼睛大大的,很好认的。”

  两个老师耐不过梦一,也委实看她可怜,便让她到班级里仔细找找看……

  结果依然没有什么改变……

  梦一无望的喊着“圣天,你到底在哪?……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梦一从梦中惊醒,看着旁边哭成泪人的圣天和思琪。小手直拍梦一的脸,梦一一把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。低声安抚道“不怕,不怕,有妈妈在呢……”。

  1

  圣天是梦一教的幼儿班的小朋友,是梦一最喜欢的宝贝。班级里另一个梦一的心头肉,是思琪。

  思琪小小瘦瘦的,柔声细语的,总是默默的跟在梦一身后,像个小跟屁虫,从来不哭不闹;圣天却像个圆滚滚的小肉球,白白胖胖,始终笑咪咪的,时常跟梦一撒娇,伸出圆滚滚的小胳膊来求抱抱。梦一常跟好友开玩笑说,圣天看起来像自己的亲儿子,有机会要去跟圣天的父母说,认圣天当自己的干儿子。有这样的小人儿在身边,日子总是乐呵呵的,梦一时常感慨,做个幼师就是好,总能跟天真的娃娃在一起,轻松又惬意。

  这一切,止步于半年前的那次地震。

  那天,梦一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教小朋友们跳舞。蹦蹦跳跳间,猛然觉得天旋地转。出于本能的蹲下,依然觉得地动山摇。眼看着面前的孩子们一个个东倒西歪,心里想的是思琪和圣天在哪。思琪这个小跟屁虫此时就在梦一身边,梦一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往门口跑去。三步两步跑到门口,想到圣天还在教室里,便一把将思琪推到了教室外面的院子里。最后回头的一瞬间,看见圣天被生活老师护在怀里,圣天那大大的眼睛惊恐的睁睁看着自己。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
  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梦一虽然被倒下的书架砸晕了过去,万幸的是昏迷了四五天之后,并无大碍。只是,在那之后时常梦见圣天最后看自己的情景,每次都会从圣天惊恐的眼神中惊醒。

  这次地震,让县城中的6000多人失去生命,其中就包括了思琪和圣天的父母。

  半年来,梦一多方打听,希望能有关于圣天的消息,她始终觉得对不起圣天。逢人就问:

  “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,白白净净,胖乎乎的。

  眼睛大大的,地震那天穿着蓝白相间的海军服?

  他叫圣天,齐天大圣的意思。原本跟彩虹幼儿园的张老师在一起来着……”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别说是圣天,就连张老师,大家也都没见过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……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人告诉梦一关于圣天的准确消息。说是震后新成立的爱心孤儿院中,好像看到过这样一个男孩。

  梦一连夜赶到了这个130多公里以外的孤儿院,在孤儿院门口等到天亮。好不容易见到院长,一个精明的40多岁瘦瘦的女人。听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:

  “哦~你就是那个地震中假装吓晕的老师呀。

  现在还来假装找之前班里的孩子?

  听说其实是你自己亲儿子?

  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要的妈妈,还有资格当幼师?

  我这儿没你要找的人。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。”

  半年了,这样的话语不绝于耳,各种版本梦一都听过了。流言蜚语越传越离谱,梦一从不辩解什么。想着,“只要能找到圣天,我就是他的亲妈妈”。

  软磨硬泡大半天,院长终于答应让梦一在孤儿院里找找到底有没有圣天。

  梦一激动得连给院长鞠了好几个90度躬。院长也只无奈的点了点头,就让两个人带着梦一去院里转转找找看。

  梦一跟着两个院里的老师,走在爱心孤儿院的走廊里。两边挂满了被救助小朋友的照片。一张张照片看过去,多希望能看到圣天那熟悉的眼神出现在照片中,可找了半天,并没有圣天的影子……眼泪噼里啪啦的掉,胸前的衣服上被眼泪滴出一条条的泪痕。嘴里喃喃的念叨着

  “你们这些照片不全吧?

 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圣天的小男孩呢?

  眼睛大大的,很好认的。”

  两个老师耐不过梦一,也委实看她可怜,便让她到班级里仔细找找看……

  结果依然没有什么改变……

  梦一无望的喊着“圣天,你到底在哪?……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我怕!”

  梦一从梦中惊醒,看着旁边哭成泪人的圣天和思琪。小手直拍梦一的脸,梦一一把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。低声安抚道“不怕,不怕,有妈妈在呢……”。

  1

澳门赌博注册 版权所有© www.51ireland.com 技术支持:澳门赌博注册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