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龙山》(45-46)

2019-08-08 点击:857
?

  2019-08-03 12:54:47 麻辣评故事

  原无/文

  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

  

  45 改名

  “研习经世之道,要夙兴夜寐,饱读诗书,战严寒,忍酷暑,承孤独,受寂寞,你能否撑得住这般艰辛?”先道轻拂长髯,眼神犀利地盯着士雍问。

  “能。”

  士雍没有丝毫犹豫,不假思索,声音清朗。

  他看着先道,看见他严厉的目光后面透着仁慈。

  “探究造化之理,要一以贯之,心无旁骛,持之以恒,永不言弃,你能否自始至终、表里如一?”

  “能。”

  “还要不为恩怨羁绊,搁置心中仇恨,你能否做到?”

  士雍的眼睛从先道的脸上移开,神色迟疑,默然无语。

  心中的仇恨,他无法释然;凶狠的敌人,他不能原谅。不然的话,他怎么能向冤死的父亲交待?怎么能向惨死的兄弟交待?

  还有,敌人会放过他吗?

  “也罢。这一条暂缓。”先道看出了士雍的心思。

  “伯伯答应我了?”士雍问。

  “我答应收你为徒。”先道点点头,目光笃定。

  “谢伯伯。”士雍俯首下拜。

  “收徒本要占卜挑选举行仪式的日子,我们在山里远离尘寰,就免了这繁文缛节,择日不如撞日,又有东方道见证,不如现在举行一个简单仪式,你看好不好?”

  “士雍遵命。”

  “去,把我准备的衣冠取过来,在书房。”先道转而对东方道说。

  “哇,师父的计划好严谨啊。”东方道说着,象小兔子一样去取衣服了。

  东方道动作麻利,很快把两套衣冠拿来。

  先道自己换上黑色玄端服,戴上礼冠,士雍也把礼冠青衣正裳换上。

  东方道则摆出笾豆等简单礼器,铺正芦苇席,放好案几。

  一切布置停当,按照先道的安排,在东方道的见证下举行了拜师礼。

  士雍对先道叩拜行完礼以后,三个人分别落座。

  “从此你就是东方道的师兄。虽然我收你为徒晚一点,但你年长一些,见识也更为多广,而东方道性较顽劣,你当以师兄之位对东方道多多指导、照顾。”先道对士雍说完,转向东方道,“东方道,你心意如何?”

  “弟子已经向师兄领教过一次了,弟子以后愿向师兄多多讨教。”

  “弟子一定牢记师父教诲,和师弟友好相处。”士雍答曰。

  “为师要给你取个名字,一则以示诀别过去,摆脱噩运,二则为了安全,不让外人知道你是士雍,三则经常唤起修行之心。东方道也改了名字,他原来是叫东方未明的。”

  “愿受师父赐名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取的名字叫先道。因为道是天下大道,阴阳之道,万物之道,是我们在这里静思的核心。我的弟子都有道,你的名字也要有。你原本家在大周王城,又有为周谋事之力,就取名周道吧。”

  “周道,太好了,师父!”活跃的东方道只管接话。

  “好在哪里?”先道马上追问。

  “周道,周到。您考虑的很周到,是希望他谋略周到,及早走出成功之路吧?”

  “徒儿,切忌浮躁。关于这个‘道’,至今我还没有找到理想的答案。准确的答案也许需要大家一起寻找。也许需要寻找一生,也许穷其一生也找不到。”先道批评说。

  “这么累人啊。”东方道一脸迷雾。

  “谢师父!弟子今后就隐去士雍之名,改叫周道。”士雍稽首再拜。

  “好了。”先道起身离开,说,“我要去山那边去拜见一位隐士朋友,你们就先在这里读书习武。《八索》读的怎么样?”

  “只知道一点皮毛,一知半解。”

  “细细品味,把不懂的都记下了,有时间我们一起探讨。”

  二人应答之后,先道似乎还不放心,又特意对士雍叮嘱:“谨记,如果遇到陌生人,一定不要泄露你的身份。轻言漫语只会引出无妄之祸。”

  轻言漫语只会引出无妄之祸。

  士雍心里默念,认真答应,和东方道一起送别师父。

  先道走到门口,回过头望着士雍意味深长地说:“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。”

  看着师父远去的背影,东方道摇摇头,喃喃念叨:

  “师父说的什么,怎么这么深奥?”

  “我要做些什么?”士雍笑笑,问东方。

  “走,坐到那里慢慢说。”

  东方道和士雍回到院子里。士雍在一个长条凳的一头坐下,东方也跟着在另一头坐下。

  东方道看见小狗老是调皮有点不耐烦,就用脚将它拨拉一下。不料小狗就一声不响地跑了出去。

  “得赶紧把它追回来。”东方道赶紧去追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它太野,常常跑得没影没踪,早晚会跑丢。”

  “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,会丢到哪里?”

  “会被人当做野狗猎走。”

  “那就给它做个项圈,写个名字。这样,跑到哪里。别人都知道是我们的狗。”

  “这个办法好。好是很好,但前提是先找到狗。狗呢?”

  士雍一看,哪有了狗的踪影?

  “你瞧瞧,我们就说了两句话的功夫,它就没有了踪影。这家伙简直象一股旋风,干脆就叫它‘旋风’。”东方道建议。

  “很好听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发现,今天我们这里双喜临门?”东方道逗笑道。

  “什么双喜临门?”

  “添了两个新名字,一个人是它旋风,一个是你周道。”东方道笑嘻嘻说道。

  士雍瞅了瞅东方道,忽的站了起来,一只脚顺便一勾,把他这头凳子勾了起来,东方道立刻蹲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找它去。”士雍边向外面快步走边对东方道说。

  

  46 逼婚

  赵公明还没有把西宫求婚的事告诉给女儿,消息已经传到赵伊人耳朵里。

  赵伊人不相信父亲这么快就把她重新许配给别人,听到传言后立刻去问母亲。

  “来的正好,我正有事要告诉你。”母亲慈爱地看着她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要学会放下,不能老挂在心里。娘明白你的心情,所以一直都没有勉强你什么。新的生活还是要开始的,这日子啊,是疗伤的最好药方。开始新的生活后,老的伤痛自然会慢慢忘记。”

  “能不能具体一点,母亲大人?”

  “西宫前来提亲了。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是不是宜忌公子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“女儿不能接受这个婚事。”

  “孩子,听娘一句劝,不要这样执着了。人家都已经印证了的事情还能有差错?长时间心存幻想只能成为心里的沉重负担。现在需要放弃幻觉了。对宜忌的求婚可以慢慢来回应。”

  “女儿很累,想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唉。”母亲摇摇头。

  伊人回到自己的闺中,垂头丧气告诉温柔:“温柔,我不能就这么被动等下去。总得想个办法对付他们,不然的话就没的选择了。”

  “不如向你哥哥讨个办法?”

  “对啊,我为什么不求助哥哥?给我哥送个信,说我要见他。”

  赵衰听说妹妹想见他,匆匆忙忙就赶回了家。

  “我觉得你不要老是闷在屋里,应该出去走走,调理一下心情。”依人憔悴的样子让他忧虑。

  “没有地方可去。”

  “听说宜忌已经让媒人求婚了,你觉得宜忌怎么样?”

  “就算是没有士雍,我也不会同意他。宜忌身边的女人很多,我不相信会得到他忠贞的爱。在他眼里,我顶多只是花丛中的一朵小花。只在盛开的时候,他才会给一些呵护和欣赏。一旦开过,就会被当作残花丢进泥土里。我想要的是专一的真挚的爱情,要的是能够厮守一生的人,不是没有感情只有利益的婚姻。我不奢望什么高贵身份,不在乎什么威严名望。”

  “哥明白了。但是你又有什么办法拒绝宜忌的求婚?父亲又如何会拒绝他?捱得过初一,捱不过十五。”

  “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如果你有不同意,需要主动想想办法。”

  “我正想向哥求助。”

  “宜忌那么大的来头,哥又有什么办法?难啊!”赵衰微微一笑。

  “哥一笑准有招数。”

  “其实最有办法的人是伯伯,可惜他远在双龙山。”赵衰把一枚晋国通关符牌送给伊人,“这是一枚出国通关手牌,我放着也没有用,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吧。”

  “我要它有什么用?”伊人不接。

  “如果想出去散散心,正好可以用得上它。”

  “我?出国?不是在异想天开吧。”伊人做梦也没有过这样的想法。

  “说不定哪天出国转一转,开阔一下视野,心情会大不一样。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了。”赵衰硬是塞到她手里,然后又是诡秘一笑。

  赵衰一笑,伊人就不由自主接下来。

  “伯伯在那大山里,应该藏的很隐秘吧?”伊人顺口问。

  “哪里,好找得很。我放有一张图,稍后让人送给你。”

  “我让你帮我出主意,你却糊弄我。”伊人撅起嘴。

  “老爷夫人派人专门传来信,要奴婢告诉公子别急着离开,说一家人都很久没有团聚了,中午一起用膳。”赵衰正要离开,温柔进来说。

  “行,中午也听听父亲大人有什么新的教诲。”

  很快到了中午时分,一家人都纷纷聚集到膳堂一起用膳。

  母亲特意地让赵衰和伊人分坐在她两旁,以便把好吃的让给他们。母亲看着儿子、女儿都一副清瘦的样子,面带怜意,眉头不展。

  “你们一个比一个瘦,尤其是伊人,瘦的颧骨都出来了。来,多吃点。”母亲叹息道。

  “不用担心我,我会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“孩子,我知道你的心性。我又怎么能放的下心?可是你太天真了。生活哪有心中想象的那样顺心如意?”

  大家吃了一阵子,赵公明发了话。

  “今天,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伊人。宜忌公子求婚也已经有了一段时间,不能再拖延回复了。伊人有什么想法也说一下。”

  伊人停止吃饭,行个跪拜礼,然后说:“孩儿事多,总让爹爹操劳不已,孩儿心中常怀愧疚之意。但是这桩婚事,孩儿心中难以接受,请爹爹拒绝他们。”

  “伊人你好糊涂!为父从来都是依你,但这件事上没有商量的余地。你让我拒绝西宫的求婚?别看她只是后妃,我们也得罪不起。再说,也不是谁想嫁入她家就能嫁入的,在晋国还有谁能比他尊贵?被他选中是你的福分,应该高兴才对。”赵公明沉下脸。

  “我也害怕现在的君家宫室。我听说从夫人雪姬主持内宫以后,君上家族已经乱作一团,嫁到他家很可能象跳进火坑,将来危险重重。” 赵伊人并没有服软。

  “可不许这样胡说。孩子,有国君在,不会的。再说,公子宜忌并无劣迹,怎么会是火坑呢?”母亲听了十分恐慌,连忙阻止。

  “妹妹本性清纯,不慕王室尊贵生活,害怕陷进那些复杂的争斗中,有没有什么办法推脱?”赵衰插话。

  “这次是西宫先提的婚事,而不是我们。虽然不是君上旨意,但又有多少差别?又怎么拒绝?”父亲拍着案几反问。

  “爹爹,为了家族的荣耀,是不是任何人做出任何牺牲都是应该的。是啊,这是家族幸福的源泉,兴旺的基石。爹爹要对赵家的未来负责。所以一旦作出决定,就不能有杂音、反对、拒绝声。是不是这样?”赵伊人情绪激动,尖锐地说。

  “荒唐!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没有家族的成功、家族的荣耀,大家的幸福从哪来?你这样说话太让我失望了。休得再多言!”伊人的这句话刺激了赵公明,他眉头一皱,发起了罕见的大火。

  赵公明怒气冲冲,黑着脸,扔下餐具,站起身就走了。

  原无/文

  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

  

  45 改名

  “研习经世之道,要夙兴夜寐,饱读诗书,战严寒,忍酷暑,承孤独,受寂寞,你能否撑得住这般艰辛?”先道轻拂长髯,眼神犀利地盯着士雍问。

  “能。”

  士雍没有丝毫犹豫,不假思索,声音清朗。

  他看着先道,看见他严厉的目光后面透着仁慈。

  “探究造化之理,要一以贯之,心无旁骛,持之以恒,永不言弃,你能否自始至终、表里如一?”

  “能。”

  “还要不为恩怨羁绊,搁置心中仇恨,你能否做到?”

  士雍的眼睛从先道的脸上移开,神色迟疑,默然无语。

  心中的仇恨,他无法释然;凶狠的敌人,他不能原谅。不然的话,他怎么能向冤死的父亲交待?怎么能向惨死的兄弟交待?

  还有,敌人会放过他吗?

  “也罢。这一条暂缓。”先道看出了士雍的心思。

  “伯伯答应我了?”士雍问。

  “我答应收你为徒。”先道点点头,目光笃定。

  “谢伯伯。”士雍俯首下拜。

  “收徒本要占卜挑选举行仪式的日子,我们在山里远离尘寰,就免了这繁文缛节,择日不如撞日,又有东方道见证,不如现在举行一个简单仪式,你看好不好?”

  “士雍遵命。”

  “去,把我准备的衣冠取过来,在书房。”先道转而对东方道说。

  “哇,师父的计划好严谨啊。”东方道说着,象小兔子一样去取衣服了。

  东方道动作麻利,很快把两套衣冠拿来。

  先道自己换上黑色玄端服,戴上礼冠,士雍也把礼冠青衣正裳换上。

  东方道则摆出笾豆等简单礼器,铺正芦苇席,放好案几。

  一切布置停当,按照先道的安排,在东方道的见证下举行了拜师礼。

  士雍对先道叩拜行完礼以后,三个人分别落座。

  “从此你就是东方道的师兄。虽然我收你为徒晚一点,但你年长一些,见识也更为多广,而东方道性较顽劣,你当以师兄之位对东方道多多指导、照顾。”先道对士雍说完,转向东方道,“东方道,你心意如何?”

  “弟子已经向师兄领教过一次了,弟子以后愿向师兄多多讨教。”

  “弟子一定牢记师父教诲,和师弟友好相处。”士雍答曰。

  “为师要给你取个名字,一则以示诀别过去,摆脱噩运,二则为了安全,不让外人知道你是士雍,三则经常唤起修行之心。东方道也改了名字,他原来是叫东方未明的。”

  “愿受师父赐名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取的名字叫先道。因为道是天下大道,阴阳之道,万物之道,是我们在这里静思的核心。我的弟子都有道,你的名字也要有。你原本家在大周王城,又有为周谋事之力,就取名周道吧。”

  “周道,太好了,师父!”活跃的东方道只管接话。

  “好在哪里?”先道马上追问。

  “周道,周到。您考虑的很周到,是希望他谋略周到,及早走出成功之路吧?”

  “徒儿,切忌浮躁。关于这个‘道’,至今我还没有找到理想的答案。准确的答案也许需要大家一起寻找。也许需要寻找一生,也许穷其一生也找不到。”先道批评说。

  “这么累人啊。”东方道一脸迷雾。

  “谢师父!弟子今后就隐去士雍之名,改叫周道。”士雍稽首再拜。

  “好了。”先道起身离开,说,“我要去山那边去拜见一位隐士朋友,你们就先在这里读书习武。《八索》读的怎么样?”

  “只知道一点皮毛,一知半解。”

  “细细品味,把不懂的都记下了,有时间我们一起探讨。”

  二人应答之后,先道似乎还不放心,又特意对士雍叮嘱:“谨记,如果遇到陌生人,一定不要泄露你的身份。轻言漫语只会引出无妄之祸。”

  轻言漫语只会引出无妄之祸。

  士雍心里默念,认真答应,和东方道一起送别师父。

  先道走到门口,回过头望着士雍意味深长地说:“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。”

  看着师父远去的背影,东方道摇摇头,喃喃念叨:

  “师父说的什么,怎么这么深奥?”

  “我要做些什么?”士雍笑笑,问东方。

  “走,坐到那里慢慢说。”

  东方道和士雍回到院子里。士雍在一个长条凳的一头坐下,东方也跟着在另一头坐下。

  东方道看见小狗老是调皮有点不耐烦,就用脚将它拨拉一下。不料小狗就一声不响地跑了出去。

  “得赶紧把它追回来。”东方道赶紧去追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它太野,常常跑得没影没踪,早晚会跑丢。”

  “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,会丢到哪里?”

  “会被人当做野狗猎走。”

  “那就给它做个项圈,写个名字。这样,跑到哪里。别人都知道是我们的狗。”

  “这个办法好。好是很好,但前提是先找到狗。狗呢?”

  士雍一看,哪有了狗的踪影?

  “你瞧瞧,我们就说了两句话的功夫,它就没有了踪影。这家伙简直象一股旋风,干脆就叫它‘旋风’。”东方道建议。

  “很好听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发现,今天我们这里双喜临门?”东方道逗笑道。

  “什么双喜临门?”

  “添了两个新名字,一个人是它旋风,一个是你周道。”东方道笑嘻嘻说道。

  士雍瞅了瞅东方道,忽的站了起来,一只脚顺便一勾,把他这头凳子勾了起来,东方道立刻蹲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找它去。”士雍边向外面快步走边对东方道说。

  

  46 逼婚

  赵公明还没有把西宫求婚的事告诉给女儿,消息已经传到赵伊人耳朵里。

  赵伊人不相信父亲这么快就把她重新许配给别人,听到传言后立刻去问母亲。

  “来的正好,我正有事要告诉你。”母亲慈爱地看着她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要学会放下,不能老挂在心里。娘明白你的心情,所以一直都没有勉强你什么。新的生活还是要开始的,这日子啊,是疗伤的最好药方。开始新的生活后,老的伤痛自然会慢慢忘记。”

  “能不能具体一点,母亲大人?”

  “西宫前来提亲了。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是不是宜忌公子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“女儿不能接受这个婚事。”

  “孩子,听娘一句劝,不要这样执着了。人家都已经印证了的事情还能有差错?长时间心存幻想只能成为心里的沉重负担。现在需要放弃幻觉了。对宜忌的求婚可以慢慢来回应。”

  “女儿很累,想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唉。”母亲摇摇头。

  伊人回到自己的闺中,垂头丧气告诉温柔:“温柔,我不能就这么被动等下去。总得想个办法对付他们,不然的话就没的选择了。”

  “不如向你哥哥讨个办法?”

  “对啊,我为什么不求助哥哥?给我哥送个信,说我要见他。”

  赵衰听说妹妹想见他,匆匆忙忙就赶回了家。

  “我觉得你不要老是闷在屋里,应该出去走走,调理一下心情。”依人憔悴的样子让他忧虑。

  “没有地方可去。”

  “听说宜忌已经让媒人求婚了,你觉得宜忌怎么样?”

  “就算是没有士雍,我也不会同意他。宜忌身边的女人很多,我不相信会得到他忠贞的爱。在他眼里,我顶多只是花丛中的一朵小花。只在盛开的时候,他才会给一些呵护和欣赏。一旦开过,就会被当作残花丢进泥土里。我想要的是专一的真挚的爱情,要的是能够厮守一生的人,不是没有感情只有利益的婚姻。我不奢望什么高贵身份,不在乎什么威严名望。”

  “哥明白了。但是你又有什么办法拒绝宜忌的求婚?父亲又如何会拒绝他?捱得过初一,捱不过十五。”

  “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如果你有不同意,需要主动想想办法。”

  “我正想向哥求助。”

  “宜忌那么大的来头,哥又有什么办法?难啊!”赵衰微微一笑。

  “哥一笑准有招数。”

  “其实最有办法的人是伯伯,可惜他远在双龙山。”赵衰把一枚晋国通关符牌送给伊人,“这是一枚出国通关手牌,我放着也没有用,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吧。”

  “我要它有什么用?”伊人不接。

  “如果想出去散散心,正好可以用得上它。”

  “我?出国?不是在异想天开吧。”伊人做梦也没有过这样的想法。

  “说不定哪天出国转一转,开阔一下视野,心情会大不一样。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了。”赵衰硬是塞到她手里,然后又是诡秘一笑。

  赵衰一笑,伊人就不由自主接下来。

  “伯伯在那大山里,应该藏的很隐秘吧?”伊人顺口问。

  “哪里,好找得很。我放有一张图,稍后让人送给你。”

  “我让你帮我出主意,你却糊弄我。”伊人撅起嘴。

  “老爷夫人派人专门传来信,要奴婢告诉公子别急着离开,说一家人都很久没有团聚了,中午一起用膳。”赵衰正要离开,温柔进来说。

  “行,中午也听听父亲大人有什么新的教诲。”

  很快到了中午时分,一家人都纷纷聚集到膳堂一起用膳。

  母亲特意地让赵衰和伊人分坐在她两旁,以便把好吃的让给他们。母亲看着儿子、女儿都一副清瘦的样子,面带怜意,眉头不展。

  “你们一个比一个瘦,尤其是伊人,瘦的颧骨都出来了。来,多吃点。”母亲叹息道。

  “不用担心我,我会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“孩子,我知道你的心性。我又怎么能放的下心?可是你太天真了。生活哪有心中想象的那样顺心如意?”

  大家吃了一阵子,赵公明发了话。

  “今天,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伊人。宜忌公子求婚也已经有了一段时间,不能再拖延回复了。伊人有什么想法也说一下。”

  伊人停止吃饭,行个跪拜礼,然后说:“孩儿事多,总让爹爹操劳不已,孩儿心中常怀愧疚之意。但是这桩婚事,孩儿心中难以接受,请爹爹拒绝他们。”

  “伊人你好糊涂!为父从来都是依你,但这件事上没有商量的余地。你让我拒绝西宫的求婚?别看她只是后妃,我们也得罪不起。再说,也不是谁想嫁入她家就能嫁入的,在晋国还有谁能比他尊贵?被他选中是你的福分,应该高兴才对。”赵公明沉下脸。

  “我也害怕现在的君家宫室。我听说从夫人雪姬主持内宫以后,君上家族已经乱作一团,嫁到他家很可能象跳进火坑,将来危险重重。” 赵伊人并没有服软。

  “可不许这样胡说。孩子,有国君在,不会的。再说,公子宜忌并无劣迹,怎么会是火坑呢?”母亲听了十分恐慌,连忙阻止。

  “妹妹本性清纯,不慕王室尊贵生活,害怕陷进那些复杂的争斗中,有没有什么办法推脱?”赵衰插话。

  “这次是西宫先提的婚事,而不是我们。虽然不是君上旨意,但又有多少差别?又怎么拒绝?”父亲拍着案几反问。

  “爹爹,为了家族的荣耀,是不是任何人做出任何牺牲都是应该的。是啊,这是家族幸福的源泉,兴旺的基石。爹爹要对赵家的未来负责。所以一旦作出决定,就不能有杂音、反对、拒绝声。是不是这样?”赵伊人情绪激动,尖锐地说。

  “荒唐!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没有家族的成功、家族的荣耀,大家的幸福从哪来?你这样说话太让我失望了。休得再多言!”伊人的这句话刺激了赵公明,他眉头一皱,发起了罕见的大火。

  赵公明怒气冲冲,黑着脸,扔下餐具,站起身就走了。

澳门赌博注册 版权所有© www.51ireland.com 技术支持:澳门赌博注册 | 网站地图